初秋破曉之時

嵐💙❤💚💛💜
這裏時之~學生黨,緩更
紅擔,微橙
翔右,all翔
如需簡體字版,請私信我~
「我深信,櫻井翔是愛著門把,同時又被門把愛著的!」

【ars/alls】相形見絀〖1-3〗

第一章—胡思亂想 03

"你幹嘛啦!"

"這是我問你才對!大野智!你幹嘛抱著我的翔醬!"

"什麼你的翔醬?!翔くん才不是你的!!"

"你別轉移話題!你幹嘛抱著翔醬!"

"翔くん心情不好我才安慰一下他,你剛剛不也抱著他嗎?怎麼?只有你可以抱他我不可以?"

大野智難得的目露凶光,毫不畏懼的面對盛怒中的二宮和也。

其實大野知道二宮也察覺到櫻井最近心情低落,因為連最遲鈍的相葉也留意到了。

最近櫻井總是避著他們。

不和他們任何一人吃飯,不和他們聊天,不回覆群組訊息,私信他也只是'嗯'、'好'、'哦' 一字真語敷衍了事,甚至在樂屋也縮在一旁。

連團員們走近一點也會嚇一大跳。

四人從未見過如此怕人的櫻井翔,所以紛紛有點擔心。

但他們發現櫻井只有對著他們時才是這樣。

他仍可以自信地和工作人員討論,他仍可自若地和前後輩閒聊……

就是當門把走近他時,他的表情越來越不自然。

所以結論是,這個不正常的櫻井翔,只有在團員前才會出現。

對於這個不尋常的情況,四人都有不一樣的反應。

大野智打算先靜觀其變,畢竟他是leader ,又是最年長,和櫻井相處的時間又長,所以他絕對有信心,只要不強迫櫻井,讓他有多點時間整理思緒,他會向自己傾吐心事,那大野就可以抱著他,安慰他,最後順便抱得美人歸。

所以,大野採取的行動是,溫柔且無言的陪伴。

眼見櫻井快要在自己懷抱中卸下防備、除下偽裝的時候,誰知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唉,以櫻井要強的性格,以後要他防下戒心又要多花幾重功夫了……

"我知道翔醬心情不好,他最近也怪怪的。我也知道以他那麼要強的性格,他只可能向你示弱,跟你傾訴,依賴你……"

"那你還……!"

"我就是討厭你這種無所謂的性格!"

二宮和也有信心他是最了解櫻井翔的人。

他和櫻井是團內最聰明的,所以他們能一眼看穿對方。

雖然大野與櫻井認識最久,但二宮深信,關係深厚與否,不是由時間堆砌出來,所以認識時間的長短不代表一切,這個差距,他可以用努力去填補。

但櫻井對他的信任和依賴,這個差距,卻不由得他用努力去縮短。

因為實力太懸殊。

櫻井在工作上可以對他很信任,可以跟他很有默契。

這是他努力的成果,他無一刻不在觀察,不在留意身邊的事,所以他可以即時接到櫻井的梗,和身邊的人對上話。

櫻井對他和別人的溝通從不費心,所以他在節目上有什麼困難,無不第一時間看向二宮求助。

二宮對此自豪不已。

但他知道,櫻井私下最親大野。

有煩惱會跟大野說,有困難會下意識依賴大野,整天"尼桑~尼桑~"的叫著,甚至在節目上也不自覺地這樣叫。

但叫他就永遠只是"nino"

大野智明明就沒努力過!他只是仗著自己年長,只是一直把工作丟給櫻井,然後以此為由賴在他身邊。

大野只是一直在利用櫻井的溫柔。

……但二宮又何嘗不是。

"我怎會不知道他心情……我一直也看著他……"

"我問了他無數次,但他無不敷衍了事……"

"我只是擔心他,心疼他,我只是希望他稍為依靠我一些……但他終究只是對我強顏歡笑,說著什麼事也沒有……"

"所以我用行動表現我的不滿,我知道我在翔醬眼中只是個小孩子,哪怕我可以跟他一樣成熟的處理工作,但在他眼中,除了你,我們三人都是孩子。那我就用小孩子鬧彆扭的方式跟他抗議。"

"我別過頭的不理他,我不要他在我面前勉強自己,但我更不喜歡他不理我,所以我纏住他,不讓他走。"

"我努力了很久,才能讓他留下來,讓他在我面前除下一點點的面具。"

"憑什麼你只需說一句話就得到翔醬全盤信任……"

"你明明甚麼努力也沒付出過……"

甚麼努力也沒付出過……

這句說話直打進大野智的胸膛,打擊他的心臟。

他是個甚麼也不會的leader ,所以他的確仗著這點纏著櫻井,因為他們的地下隊長實在太優秀了。

他想,如果他努力一點,能幹一些,櫻井就不會再擔心他了。那他可能就會離他而去……

所以,他放棄作出一切的努力,為的就是留下櫻井。

但他沒想到有其他人就是為留下櫻井而不斷努力著。

"我也沒辦法呀……就只有我比翔くん年長……"

"你們即使變得多能幹翔くん也不會撇下你們,畢竟就如你剛所說的,他把你們當成小孩子。"

"無論你們變得有多耀眼,有多成熟,在他眼中,你們仍是需要受保護的孩子,所以他永遠對你們溫柔,把你們寵上天。"

"你們有著永遠不會失去的籌碼,就是你們年紀比他小,出生和入社也比他晚。"

"這些永遠也不會改變,所以你們可以肆無忌憚的成長。可以不用擔心成長後他不會再寵著你們。"

"你看,即使他最近避著我們,他仍沒有甩開你的手,只是無可奈何的笑著,任你抱著他的胳膊。"

"但我不一樣,我比他年長,又是leader,他不會像寵小孩子一樣寵我。"

"他會依賴我是因為我年長,可他溫柔待我、遷就我、照顧我卻不是因為我年長,而是因為的懦弱、無用。"

"我沒有你們那些籌碼……" 大野智低著頭,無奈的笑著。

"我不知道這樣會令你們難受,對不起……"他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到二宮旁邊。

"我不知道你那麼努力,對不起……"他輕輕的擁著二宮,像安慰孩子一般拍了拍他的背。

二宮原本繃緊的表情放鬆了下來,露出黯淡的神色,似乎對剛剛自己有點過份的語氣感到自責。

"我才該說對不起,leader,我不該向你發脾氣,不該因翔醬只依賴你而生悶氣。"

"沒關係,我知道你有多心疼他。但你也要知道,擔心他、緊張他的不只你,我們也一樣。"

大野鬆開了擁著二宮的雙手,看著二宮微微的笑。

看著大野慈祥的笑容,二宮也輕輕笑了,他自問不如大野寬宏大量,反而一言不合便吃醋,還鬧彆扭。

"我開始明白為什麼翔醬那麼信任和依賴你了,leader真的很溫柔呢……"

二宮自慚不如,有些慚愧的看著大野,可當他看到大野不解的表情,卻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輕拍一下大野的頭,看著下意識護著頭卻又在傻笑的大野,心想其實大野不像自己所說的沒用、靠不住,他是個很關心門把,很努力的leader。

'否則翔醬怎會那麼依賴你……'

二宮走到大野身後的沙發並坐下,看著臉上寫滿疑惑的大野,想還是別告訴他吧,他以後還是要跟他搶人的。

"但我想我們四人也該開心見誠談一次了,不只我和你,還有相葉さん和……門外站著的J。"

二宮和大野看著緩緩地被打開的門,外面的人走了進來。

門外站著的的確是松本潤。

——————————————————————————

先謝謝(鞠躬
松潤終於出場,結果只是最後出了一會,還一句話也沒說。
對不起各位紫擔和js/sj黨
話說翔哥哥也沒出場……

這篇說了很多呢,不知資訊量會不會過大呢。
但一切不明白的以後會交代。

這個人是學生黨,所以應該緩更🙇🙇

這個人廢話真多,還一篇比一篇多……(--〆)

好吧,廢話說完了,如果喜歡,請比個❤或留個言!
(>^ω^

我已經決定每篇說一遍:
「我相信櫻井翔是又愛著門把的同時,又被門把愛著的!」

我們下篇再見吧!

時之より

【ars/alls】相形見絀〖1-2〗

第一章—胡思亂想 02

門慢慢被打開,門外的人走進只有二宮和櫻井在的樂屋。

櫻井被嚇得全身僵直,身旁的二宮卻懶得理會,仍自顧自 的玩著,眼角也沒瞄門口一眼。

"哇……!" 進門的人嚇了一跳,不禁喊出了聲。

"二宮さん又黏著櫻井さん嗎……"

進來的人讓櫻井鬆了一口氣,卻令二宮不悅地皺地眉頭,更不斷向來人放眼刀。

是櫻井的經理人。

'太好了,如果是工作人員進來了,傳出什麼不好的謠言就麻煩了。如果是門把,雖然不擔心他們會傳出去但感覺會更麻煩……'

'切,沒想到是經理人。如果是工作人員進來了,只要說關係好就能解決,而且如果傳出什麼謠言又傳入那三人耳中,讓他們羡慕一下也好。如果是門把進來那更好,可以直接看到他們妒忌的樣子,我才可以感到翔醬是我的……但偏偏進來的竟然是經理人,又會保密又不會妒忌的的經理人……這個KY的電燈泡!'

這時兩人的心情大逆轉了,櫻井原本烏雲蓋頂的心情開始有一絲絲陽光照射,他用盡臉上所有部分,向經理人求救。

坐在他身邊的二宮雖沒看到櫻井的表情,但他大概也猜到櫻井在幹什麼,心情更不快,他也毫不掩飾,完全表露在面上,將不滿完全不保留的放向經理人,讓經理人冒了不少冷汗。

"鈴木さん,你是有什麼事找'我'嗎?"

"……"

面對櫻井充滿期待的眼神和求助的語氣,經理人很想立即大聲說'有',然後帶櫻井公主逃離二宮大魔王的魔掌,但當他打算開口說'有'時,卻感受到一股寒氣。

他看到坐在櫻井旁邊的二宮惡魔正用充滿殺氣和沒有感情的面容死瞪著他,使他把剛到口邊的說話全吞進肚子,連忙說了一聲'沒有'。

原本櫻井充滿期待的大眼睛即時黯淡下來,失去了色彩。雖然這讓人十分心疼,但經理人考慮到自己的人生安全,他還是不悔做出這個決定,畢竟得罪惡魔二宮大王實在太可怕了,而且妨礙二宮黏著櫻井簡直等於犯下彌天大罪,是要判死刑的。不要說以後如何在事務所立足,他甚至連要有活命回家的也近乎不可能。

為免再被二宮的眼刀刺傷,經理人決定走為上計,正當他轉身時……

"鈴木さん……"二宮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是!"經理人嚇得頓時直起身子,僵硬得像機械人的再轉身,看向二宮。

"有、有什麼事?"經理人一邊顫抖,一邊恭敬地問。

"你為什麼會進來的?"二宮冷冷的問。

也對啊,如果沒事,應該不會無緣無故進來……

"啊!對啊!忘記說了,因為工作人員出錯,節目錄影會睌約一小時才開始……我已發訊息給其他三人了。"

經理人戰戰兢兢地說完便像煙一般溜出去了。而樂屋裏,只留下臉色發白的櫻井和滿面笑容的二宮。

"就是說我們還有很長時間獨處呢,翔醬。"

二宮笑著跟櫻井說,可惜事與願違,樂屋的門又被打開了,是Leader和相葉さん。

"早安~~!咦?只有翔醬和nino在嗎?"相葉的大嗓門令二宮皺起眉頭。

"相葉さん~尼桑~"

"翔くん,早安……唔……還有nino"

"……早安。"

"Nino 又黏著翔醬!!我不許只有你們二人關係那麼好!!!我也要和翔醬黏在一起!!!!"

說罷,相葉便鑽到櫻井和二宮中間,硬要把二人分開。

"你幹嘛啦!aibaka!!"二宮一邊大叫,一邊大力打在相葉頭上。

"啊喲!好痛啊!nino ,你幹嘛這麼大力打我?!"相葉可憐兮兮的摸著頭上的痛處,幾乎眼泛淚光的旁在櫻井身上,向二宮抗議。

"你說什麼傻話啊?如果打你不痛,我為什麼要打你?"二宮一邊反著白眼扯開相葉,一邊說。

可相葉一動不動的黏著櫻井,二宮完全扯不動他。

"唉!算了。話說回來,leader 和相葉さん為什麼會這麼早來?經理人沒跟你們說錄影延遲了嗎?"

相葉露出疑惑的表情,而二宮則看了看大野,可他卻在發呆,沒有回應。

"大叔?"

大野這才回過神來,拿出手機看了看。

"啊。十分鐘前收到了,但現在才看到。"

"但十分鐘前我們也在路上了,收到也沒用啊。"

"嗯……"

大野看完便把手機收起了,但相葉還在抓住手機弄來弄去。

"真奇怪呀,我什麼也收不到……"

"可能因為你太笨,人家覺得傳給你也不會懂!"二宮為抗議相葉黏著他的翔醬,大聲數落著相葉。

一方,大野又開始發呆了,原本二宮也不打算理會,但他發現大野視線的前方是櫻井——他在盯著櫻井發呆。

他才不接受別人一直盯著他的櫻井看—雖然人還不是他的—他決定開口喚醒大野。

但相葉的聲音隨即響起。

"是嗎?但我最近好像一個訊息和電話也收不到,連經理人平時每早都有的morning call也沒有……他都抱怨我不聽他電話,但我真的收不到……"

相比起遠距離盯著他翔醬的大野,還是拉開黏著翔醬的相葉應較為優先。

"你該不會是忘了交月費,電話公司cut了你的網絡吧?"

"??什麼是月費???"

看著相葉頭上的一大堆問號,二宮更加印證了他的猜想,這笨蛋連月費也不知道是什麼,更不可能會知道要交了,。

"不會吧!你一個30代的人連要交月費也不知道?!你是怎樣生存到現在的?!"

"我也不知道,平時這些生活中的瑣事都是由經理人幫忙處理的……可能最近我又要拍劇,又有很多其他工作,他也忙得很,所以便忘記了……"

櫻井聽到相葉的話,表情立即又黯淡下來,難看了幾分,竹馬二人因為電話的吵鬧而沒注意到,但一直看著櫻井的大野卻沒漏看到櫻井表情的變化。

"翔くん……"

"相葉氏你真麻煩,我跟你去找你經理人問問!"

二宮說罷便拉著相葉走出去了,留下一臉失落的櫻井和一直盯著櫻井的大野。

大野見二人出去後,便走近櫻井,坐在他旁邊,一臉擔心的開口:

"翔くん?你沒事嗎?臉色很差喔。"

櫻井緊張地轉身看著大野

'不會吧,已經是第二個人這樣問我了,我真的表現得很明顯嗎?'

"我、我沒事的,尼桑,不用擔心。"

櫻井勉強地露出笑容,說著沒事,但也不知他是說給大野聽,還是說給自己聽。

大野看著強顏歡笑的櫻井,眉頭皺得更緊了,他見過這樣的櫻井,他露出這樣的表情一般是他在胡思亂想,大概又是在責備自己,或在自輕自賤。

大野知道櫻井倔強的很,他不會輕易跟旁人述說自己的煩惱,但他可是他尼桑喔!

櫻井在家是長子,在嵐又是團媽,在事務所又是無數後輩的大前輩,他根本沒機會向人耍賴、撒嬌。

所以他可是櫻井唯一可依靠的尼桑喔!

"沒關係的,翔くん。"

大野張開雙手,把櫻井抱進懷裏,讓他把下巴墊在他的肩膀上,又拍了拍櫻井的後腦。

"翔くん有煩惱可以跟我說喔,尼桑永遠也支持你!"

不知是大野的動作太窩心,還是大野的說話太溫暖,櫻井原本壓抑的情緒開始一滴一滴從眼中掉落,在大野的衣服上造成一片片的水漬。

櫻井抓住大野的衣角,正強忍淚水讓他不再掉下。

櫻井深呼吸了一下,大野知道他正在醞釀情緒,所以也不催促櫻井,只幫他順了順背,示意他不用心急。

但二宮這時衝進門內。

櫻井嚇得馬上推開大野,胡亂的抹去眼淚。大野則怪責似的看著二宮。

卻看到二宮充滿怒氣的眼神。

SK二人怒視了一會,二宮率先收起視線,壓下怒氣,盡力溫柔的對櫻井說:

"翔醬,相葉氏和他的經理人找你,你去一去吧。"

"好、好吧。"

櫻井哽咽地說,一邊擦著淚痕,一邊逃跑似的走出樂屋。

現在樂屋只餘下SK二人充滿火藥味的戰場。

T. B. C.

———————————————————————————

後話:

大家好!這裏是時之。

這一篇與門很有關係呢,每次到了關鍵時候也有人破門而入。

松潤還未出現呢,但下篇應該會出現了。

《相形見絀》的主題是翔哥哥與嵐的門把的交流,腦洞來自我的疑惑,也就是我為翔哥哥感到不甘的地方。

這一篇還未說到,但這一章——胡思亂想,就是翔哥哥的胡思亂想,也是我的胡思亂想(我只深切想去相信,這真的只是我胡思亂想

這一篇還是不清不楚,但接下來會慢慢交待。

最後,我只想表示,我是深信,櫻井翔,是被門把愛著的。

謝謝看到這裏的人,我們下篇再見(鞠躬

【ars/alls】相形見絀〖1-1〗

第一章—胡思亂想 01

"五個人才是嵐。"
"多一人、少一人、換一人也不是嵐。"
"這五個人才是嵐。"

'心情好糟。'櫻井翔坐在空無一人的樂屋的角落,把頭靠在牆上,雙眼失焦的看著前方只照著他自己的鏡子,一動不動的。

就像死人一般。

所以,當二宮和也走進樂屋時,就被櫻井黯淡無光的眼神嚇壞了。

"翔醬?"

他試探地叫著櫻井,並緩緩地走到櫻井旁邊,但櫻井好像完全不察覺有他人進入這個空間。

"翔醬!"

櫻井被二宮突然的大叫嚇得抖了抖,猛地回頭,看向二宮師氣又可愛的臉……在離他十公分不到的距離擔憂的看著他。

"翔醬,不舒服嗎?怎麼在發呆了?"

二宮擔心得皺了起來的面擺在櫻井面前,看得他渾身不自在,可二宮看起來卻完全沒有拉開距離的打算,仍直勾勾地看著櫻井的臉,像要用眼神在他好看的臉孔上鑽出洞來似的。

"我、我沒事啦,只是有點累才在發呆罷了,不用擔心啦。還有……唔……nino ,臉,太近了…"

櫻井強顏歡笑起來,但扯起的笑容卻連他自己也覺得假。

"哦,是嗎?"

櫻井知道二宮眼裏的擔心沒有因而減少,反而以幾何級數 飆升了,但櫻井沒再出聲安撫,因他知道無論這個時候他說甚麼也無濟於事。

他再次望向前方的鏡子,露出工作模式的營業笑容,並用餘光瞟了瞟身邊毫不掩飾擔心的二宮。

他原本以為二宮會跟平常一樣走到一旁的椅子,拿出掌機坐下並與大魔王決戰,但他卻一聲不響地坐到櫻井旁邊,黏著他,抱著他的手臂,使兩人之間沒有一點隙縫。

"Nino?"

櫻井疑惑的開口,卻見二宮小鼓起腮子,完全不看櫻井。這是他拒絕與人溝通的表現,更是他跟熟人發小脾氣,鬧彆扭的表現。

櫻井知道這個時候的二宮最難纏,他想抽出被二宮抱著的手臂。

但他只稍動了一下就被勒得更緊了。

'這個人到這種年紀還在鬧脾氣啊,雖然很可愛,但明明已經三十代了……'

那現在櫻井也沒二宮辦法,要二宮放手,只可等他消氣,或等工作人員進來說錄影開始了。

櫻井望向牆上的時鐘,還有至少三十分鐘才到開始錄影的時間,他暗自嘆了口氣,又看了看正鬧彆扭的二宮,用沒被二宮纏住的手拍了拍他的頭。

二宮這才轉過頭來,用委屈的眼神和可憐兮兮的面看著櫻井。

他蹭了蹭櫻井的手,把頭倚在櫻井的肩上,找了個舒服的位置靠了靠,鬆開抓緊櫻井手臂的手,改為與櫻井十指相扣,然後又一言不發地一動不動。

"Nino……你先放開……"

二宮擺出一幅'你不管我,我不理你'的樣子,完全不看櫻井的臉,只專注看著兩人的手。

二宮記起了拍山田太郎的時候櫻井不斷誇自己的手可愛便不禁把自己和櫻井的手比著,自顧自的玩著櫻井的手。

'如果現在有人進樂屋肯定會被這情境嚇一跳。'櫻井一邊無奈的看著耍無賴的二宮一邊想著。

'如果是門把進來了還好,但如果是工作人員真不知對方會如何理解這個情況……'

與櫻井快速運轉的心理活動相對,二宮仍漫不經心地玩著櫻井的手。

那只好任二宮繼續耍流氓了,櫻井現在只拼命祈求不要有人現在進來。

但樂屋的門卻不聽話被被推開了……

—————————————————————————
謝謝看到這裏的各位(鞠躬
如果喜歡,請按❤
(>^ω^<)(>^ω^<)

又是腦洞~~
但想了很久,哈哈

一直想寫all翔,但這篇只有2y。
下篇會有其他人出現的,敬請期待。

這篇的nino 很ooc(掩面

さぁ、開門的是誰呢!

【2y/js】三角

——J視角

"翔醬~~"

Nino又黏著翔くん 了。

雖然節目中nino跟leader最親密,和相葉さん最熟,又最寵我,但現實中,他最黏、最喜歡、最親近的,是翔くん。

翔くん又是這種眼神。

翔くん在節目中很依賴、很信任leader,雖然這並非裝出來,但他更親nino。

翔くん在節目中很寵相葉さん,雖然現實中的確也很寵他,但他更寵nino。

翔くん在節目中跟我之間永遠有個隱形人,永遠很有距離感。

而這在現實中情況更甚……

他幾乎不會主動跟我說話,他幾乎不會和我有身體接觸,他幾乎不會與我獨處……

但這大部份都是因為nino。

他一定會阻止我和翔くん說公事以外的話—他每次也能分辨出,我是說公事還是私事,是我有在臉上表現出來還是他太聰明?我也搞不懂。

但久而久之,我變得只能跟他說公事……

在樂屋時,nino一定坐在翔くん旁邊。玩遊戲黏著他,開會黏著他,離開時黏著他……至少我在的時候他完全不給機會接近翔くん。

我跟翔くん的距離越拉越遠……

明明以前不是這樣的。我是離翔くん最近的人,我可以隨心所欲跟翔くん說想說的話,我可以隨時隨地黏著翔くん,甚至可以在鏡頭前大聲說喜歡他,說他是我的……

我們的關係,是從何時開始變質了?

——N視角

J 又看過來了。

他還真是個小孩子,心情全寫在面上。明明他只比我小兩個月,為什麼總是長不大。

每次他想跟翔醬聊天,說公事以外的事的時候,他總是十分緊張,甚至臉紅耳熱的,完全沒有他談公事時的從容和自信。

任誰也能看出他的"公私分明"吧!

明明以前他不是這樣的,任何時候,他也能黏著翔醬。

他們之間沒有一點點的隔膜,可以聊這聊那,天南地北,像連體嬰一樣黏在一起。

使身邊的人,使我,完全沒有介入的空間。

'我很羨慕松本潤可以和櫻井翔有著這麼親密的關係。'

J 曾經可以毫無顧忌,可以不計較別人的眼光。

他甚至可以在鏡頭前大聲說翔醬是他的。

'我很嫉妒松本潤可以大膽地向人宣示他對櫻井翔的感情。'

他是如此憧憬,如此崇拜,如此喜歡櫻井翔。

我卻只能在一旁看著。

但從某時候開始,他們倆之間有了距離,有了隔膜。

他倆不再親密,不再黏在一起,甚至不再看對方。

我看得出J還喜歡還崇拜著翔醬,但他好像有著什麼糾結,什麼煩惱以致於他與翔醬的距離越來越遠。

我不知道J煩惱著什麼,我只知道他們關係疏遠了是我的機會,接近翔醬的機會。

所以我只要抓緊他,抓緊櫻井翔。

每次看到J欲言又止的表情我就很氣。明明是他自己放開手的,現在才來後悔嗎?

雖然我是被說成天下第一的弟控,我的確很寵J,但惟有翔醬我絕對不會讓給他。

無論他有多後悔,有多不甘,在這件事上,我不會可憐他,因為一切也他咎由自取的。

"翔醬~~"

我瞟了瞟J的表情,走向翔醬,抱著他的手臂。

'對不起呢J,現在的櫻井翔,是我的。'

——————————————————————————————

遲來的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叫時之,請大家多多指教。

第二篇文,只是一個突然的腦洞,如果反應不錯可能會有續集,但也可能是個坑。

總而言之,謝謝看到這裏的人(希望有

如果需要简体字版,请留言或私信我。

再一次謝謝。🙇🙇



道謝

上一篇不是2y又不是y2的文想不到居然有這麼大的回響,會有那麼多人喜歡。
在這裏向所有看過上一篇的人、按過喜歡的人致謝,特別要向關注我的 @糯米丫糯米@小野的小野望 道謝!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之前有人向我反映不會看繁體字,若有人需要前一篇文或以後的文的簡體字版,請在評論中問我或私信我。

之前有人向我反映不会看繁体字,若有人需要前一篇文或以后的文的简体字版,请在评论中问我或私信我。

再一次向各位道謝,"謝謝!🙇🙇"

雖然我文筆不好,又偏吃(只寫翔右),但非常高興有人喜歡我的文。

我會繼續寫下去,若大家有改善的建議,歡迎向我提出,我會盡力改進。

若踏中大家地雷,請見諒,我會盡力避開。

歡迎關注,也歡迎大家找我聊天。

期望在lof認識更多嵐飯,xgg 飯,翔右飯,並交到朋友。

最後一次謝謝!

2017.03.22

看了fns
聽了I'll be there

I'll be with you    I'll be there for you ♬♬

啊啊啊啊~~~~~~!!!!!!
要儲錢!!!!!!

【磁石/2y2 】生病

二宮和也鮮少生病。

就算生病也是小病,他也極少發燒。

" 咳咳…… "

二宮把身子側向一邊,看向一旁的時鐘。

"十二時……" "多久沒能睡到這麼晚了……"

二宮坐起身,抓一抓亂了的頭髮。

"咳咳……"

皺了皺眉,摸了摸又癢又疼的喉嚨。

今天沒有團體的工作,雖然很慶幸不會因自己的問題影響他們,但也不甘心自己生病對方竟什麼也不知道。

' 很想他擔心自己 '

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自然地按出一條號碼。

"櫻井翔"

號碼底下出現了這個名字,二宮也賴得想那人是否在工作,是否有空接電話。

"閣下所……"

機械式的女聲傳入二宮的耳中,雖有想過對方會不會在工作,但還是失落了一下。

二宮把頭埋進了雙腿之間,想把失望的情緒全部藏起來,卻不自覺地從眼晴流露出脆弱。

"原來我也老了……"

二宮用手擦了擦眼角,吸一吸鼻子,傳了個短訊給經理人請一天假後,下了床,走到廚房。

燒了瓶水,沖了杯咖啡,走到客廳,坐在置在中心,柔軟的紅色沙發上。

二宮從搬到這家那天起就異常地喜歡這張沙發,他覺得躺上去就好像被抱住一樣,而且紅色,是他的顏色。

就好像被他抱著一樣。

他在這沙發上渡過了無數個寂寞的晚上,就跟現在一樣,獨自一人。

鼻子酸酸的,又想哭了……

不管了,乾脆再閉上眼吧。讓眼淚不能流下來吧。

二宮是被門鈴吵醒的,他擦了擦眼睛,被自己高溫的身體嚇了一跳。

他轉向持續響著的門鈴,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門口,然後打開門……

然後鼻腔被一陣熟識的的氣味充滿。

二宮抬起頭,看向熟識的笑容,好像心中被一陣暖流流過。

"Nino,你好點了嗎?"

二宮側過身子,讓對方進門。

"對不起,早上沒接到你電話,那時我在工作……"

"你怎麼來了?"

"嗯?我聽你經理人說你病了,所以來看看……"

"病了還喝咖啡?!你……"

二宮打斷了對方說話,從後抱著他……

"翔醬……翔醬……"

聽著對方帶著哭腔的聲音,感到衣服的濕潤感,櫻井忽然很心疼,又很緊張。

"Nino?你怎麼了?很不舒服嗎?對不起,我這麼晚才……嗯! "

被二宮霸道的吻著,比起對方異常的高溫,櫻井更被對方脆弱的神情嚇到。

二宮狠狠地吻著櫻井,大力的抱著櫻井。

他很少這麼軟弱,可能是因為生病,他很想藉這機會狠狠地撒一次嬌。

"翔醬……翔醬……"

他放開了櫻井被他吻得微腫的唇,把頭埋在對方的頸窩。

"對不起……會傳染你吧……"

二宮弱弱的說,悄悄地放開了櫻井……

正當他打算走開時,櫻井卻緊緊地抱著二宮。

"翔醬?"

"翔醬,放開我,病會傳染你的。"

二宮的說話不但沒令櫻井放開手,反而令櫻井更大力的抱緊他……

"翔醬……"

"不要緊的,nino。"

二宮露出疑惑的神情,手卻不自覺地環上櫻井的腰。

櫻井感到二宮的手,臉上揚起了笑容。

"Nino可以對我撒嬌喔,你病了嘛。"

"明明平時我沒病也向nino撒嬌,至少這種時侯nino也向我撒一下嬌嘛。"

"我們是戀人喔!"

真奇怪,明明對方是告白苦手,怎會說這麼甜蜜的話。

真奇怪,他……怎麼又想哭了……

"沒關係喔nino,你可以哭的,可以靠著我哭的。"

他哭得越來越兇了,抓住櫻井的手也越來越大力了。

"翔醬好き,大好き……"

一整天失落的心情被櫻井的幾句話一掃而空,現在的二宮只因櫻井的說話感覺更喜歡對方了。

明明上午因對方不接他的電話而心情低落,明明現在還因生病和高熱而不舒服,但現在的他卻只因櫻井在他身邊而感到安心。

這種安心感很快便傳至他全身,生病的疲累感也開始席捲全身。

二宮靜靜地閉上眼簾,把身子靠在櫻井身上,他感到身體浮了起來,又感到自己躺在軟軟的床上。

他向身旁伸出手,不久便摸到涼涼的體溫。

慢慢的移向櫻井,抱著他涼涼的身體。

因為對方過低的體溫皺了皺眉,卻想著自己正好可以溫暖對方。

那就抱著對方吧,一直到天亮。

想著明早也可以看到對方的面孔,二宮臉上的笑容更開心了。

再向櫻井靠近一點,張開眼睛看著櫻井溫柔又可愛的睡顏,二宮在櫻井臉上輕輕一吻。

‘只是看著對方的臉心情也會變好。’

‘明天一定會痊癒吧。’

二宮想著想著又把眼閉上

‘偶然生病一次也不錯吧。’

這種美好的心情讓二宮帶著甜美的笑容,慢慢的進入夢鄉……

開始用了LOFTER不久,一直沒有發過文,因為希望自己第一篇文是在櫻井翔的生日,以自己的文字,為他送上的一份祝福。

我是先認識櫻井翔,才認識嵐的。
所以,我也是先愛上櫻井翔才愛上嵐的。

令我入坑的那套劇是櫻井翔和北川景子共演的"推理要在晚餐後",第一集看的是第二集,紅酒那集。第一眼看到這個人,已經覺得他很帥,也演得很可愛。

還記得那天是學校假期,我很少很沒規律地渡過一日,但那天,我第一次放下所有工作,花一整天看完了這套劇。

我再看了making ,重新覺得這個人十分厲害,是個認真的努力家,但不會太古板。雖然是個優等生,卻並非死認真。很會關心身邊的人,即使對方只是個小配角,即使他自己是主演。

我再花了一星期的時間看了櫻井翔的其他劇,我用自己雙眼看到了失憶但意志堅定的神山悟、心機很重但笑得無邪的藤堂步、 倔強又愛逞強的斑比、很純真很可愛的鈴木太陽、看似高冷卻很愛惡作劇的御村託也、還有很細心體貼,即使要報仇也不忍看到他人受傷痛苦,最後的約束裏的富澤友紀夫。

每一個的角色也包裝著一個不同的櫻井翔,把這些碎片砌合,我看到了一個不斷成長,並非完整卻十分完美的櫻井翔。

那個被櫻井翔的模樣和聲線充滿的一星期後的某一天,我忍不住再看一次"推理要在晚餐後",我忽然發覺原來在劇集後有一個pv,看了後才知道櫻井翔是一個叫"嵐"的組合的成員。我開始看了他其他節目,一些綜藝。

我第一個看的就是VS嵐。

我在那裏認識了另一個櫻井翔。

他是運動苦手,爬牆對他來說真的有點困難。他畏高,在某次Bet de 嵐 ,他在鐵橋上做出無數表情包。他是節目mc,雖不像神山悟,卻也有種令人雙眼被他吸引住的氣場。他很努力,很會帶動氣氛,很會關心嘉賓,最重要的是,他很愛門把。

他會無意中關心門把,會暗中保護門把。

他會讓小大說話,他會跟進愛拔的天然腦回路,他會和nino 一起胡鬧,他會配合松潤突然想要的刺激感和讓步。

他總是寵溺地看著門把,就正如團媽這稱號,像媽媽寵著孩子一樣,在背後守護著門把。

櫻井翔這個團媽很成熟,也很可愛。

這個人很愛賣萌,這是我從很多綜藝,如VS 嵐、交給嵐、秘密嵐等等等等中看到的。這個人雖然很聰明,但也常有些小天然。

我最印象深刻的是某期的交嵐的開場talk,這個人把劇名"改"了,又把nino的說話理解成一個十分有趣可愛的意思。

"我那時好像又重新愛上了這個人了"

後來,我又看了家族遊戲,認識了那個演技更成長了的櫻井翔。

再後來,我看了NEWS ZERO ,認識了那個正經又有想法且十分成熟的櫻井翔。

又再後來,我看了夜會,認識了那個很可愛,很會說話,但每次說到自己會害羞,說到門把會暗自會心一笑的櫻井翔。

這些認識櫻井翔後的後來建構了我的夢想,因為櫻井翔,我才真的下定決心希望考進大學。

這些和櫻井翔的邂逅成了我的救贖,他就像我的人生導師,因著他的話,我總是能有所領悟,能重新面對困難,邁向未來。

這些看著櫻井翔的日子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不知不覺間,週一看ZERO,週四看VS嵐和夜會,週六看交嵐已成了我的日常生活。即使沒人提醒,即使沒記在手帳,也絕不會忘記。從開始看那天到現在從未間斷。

即使我後來認識了其他嵐的成員,即使喜歡了小大的無口、軟萌和對門把的關心,即使喜歡了愛拔的天然、傻萌和神奇的腦回路,即使喜歡了nino的小毒舌、弟控和可愛,即使喜歡了松潤的帥氣、色氣和克己,我也一直最愛櫻井翔。

即使他是運動苦手,我也最愛他這個掛牆小王子。

即使他是個吃貨,我也最愛他這個吃飯吃得很可愛的櫻井圓圓。

即使他是0.5個天然,我也最愛他這個呆萌櫻井小可愛。

所以我也希望他能被更多人愛著,更多人善待著。這也是我為什麼萌翔受,而且特別喜all翔的原因。

今天是櫻井翔的生日,他35歲的生日。

雖然面上完全看不出是30代,但他的確35歲了。

雖不知道他會在演藝圈留多久—畢竟我也不希望他太辛苦,每次看到他眼下的瘀黑就會很心疼—但也希望他能不被任何限制束手束腳,能以他自己的所想在台上、電視或銀幕上發光發亮,能不必為生活向現實妥協,能自由地做他自己想成為的櫻井翔。

最後,在此向我最愛最喜歡最崇拜最憧憬的櫻井翔送上最真摯最衷心的祝福。

生日快樂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願在你往後的人生中,你會更加被門把愛著,被前後輩愛著,被fans愛著,被世人愛著。

我會一直以fan的身份支持你,為你打氣。

加油!!

最後的最後,對於我只會用繁體中文字致上歉意,但即使文字上傳遞不到,相信我的心意和祝福會被你們接收到:

願嵐可以更穩固,關係更好。

願櫻井翔會收到更多的愛,露出更多從心而發,真摯美麗的笑容。

                                                      2017.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