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破曉之時

嵐💙❤💚💛💜
這裏時之~學生黨,緩更
紅擔,微橙
翔右,all翔
如需簡體字版,請私信我~
「我深信,櫻井翔是愛著門把,同時又被門把愛著的!」

【磁石/2y2 】生病

二宮和也鮮少生病。

就算生病也是小病,他也極少發燒。

" 咳咳…… "

二宮把身子側向一邊,看向一旁的時鐘。

"十二時……" "多久沒能睡到這麼晚了……"

二宮坐起身,抓一抓亂了的頭髮。

"咳咳……"

皺了皺眉,摸了摸又癢又疼的喉嚨。

今天沒有團體的工作,雖然很慶幸不會因自己的問題影響他們,但也不甘心自己生病對方竟什麼也不知道。

' 很想他擔心自己 '

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自然地按出一條號碼。

"櫻井翔"

號碼底下出現了這個名字,二宮也賴得想那人是否在工作,是否有空接電話。

"閣下所……"

機械式的女聲傳入二宮的耳中,雖有想過對方會不會在工作,但還是失落了一下。

二宮把頭埋進了雙腿之間,想把失望的情緒全部藏起來,卻不自覺地從眼晴流露出脆弱。

"原來我也老了……"

二宮用手擦了擦眼角,吸一吸鼻子,傳了個短訊給經理人請一天假後,下了床,走到廚房。

燒了瓶水,沖了杯咖啡,走到客廳,坐在置在中心,柔軟的紅色沙發上。

二宮從搬到這家那天起就異常地喜歡這張沙發,他覺得躺上去就好像被抱住一樣,而且紅色,是他的顏色。

就好像被他抱著一樣。

他在這沙發上渡過了無數個寂寞的晚上,就跟現在一樣,獨自一人。

鼻子酸酸的,又想哭了……

不管了,乾脆再閉上眼吧。讓眼淚不能流下來吧。

二宮是被門鈴吵醒的,他擦了擦眼睛,被自己高溫的身體嚇了一跳。

他轉向持續響著的門鈴,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門口,然後打開門……

然後鼻腔被一陣熟識的的氣味充滿。

二宮抬起頭,看向熟識的笑容,好像心中被一陣暖流流過。

"Nino,你好點了嗎?"

二宮側過身子,讓對方進門。

"對不起,早上沒接到你電話,那時我在工作……"

"你怎麼來了?"

"嗯?我聽你經理人說你病了,所以來看看……"

"病了還喝咖啡?!你……"

二宮打斷了對方說話,從後抱著他……

"翔醬……翔醬……"

聽著對方帶著哭腔的聲音,感到衣服的濕潤感,櫻井忽然很心疼,又很緊張。

"Nino?你怎麼了?很不舒服嗎?對不起,我這麼晚才……嗯! "

被二宮霸道的吻著,比起對方異常的高溫,櫻井更被對方脆弱的神情嚇到。

二宮狠狠地吻著櫻井,大力的抱著櫻井。

他很少這麼軟弱,可能是因為生病,他很想藉這機會狠狠地撒一次嬌。

"翔醬……翔醬……"

他放開了櫻井被他吻得微腫的唇,把頭埋在對方的頸窩。

"對不起……會傳染你吧……"

二宮弱弱的說,悄悄地放開了櫻井……

正當他打算走開時,櫻井卻緊緊地抱著二宮。

"翔醬?"

"翔醬,放開我,病會傳染你的。"

二宮的說話不但沒令櫻井放開手,反而令櫻井更大力的抱緊他……

"翔醬……"

"不要緊的,nino。"

二宮露出疑惑的神情,手卻不自覺地環上櫻井的腰。

櫻井感到二宮的手,臉上揚起了笑容。

"Nino可以對我撒嬌喔,你病了嘛。"

"明明平時我沒病也向nino撒嬌,至少這種時侯nino也向我撒一下嬌嘛。"

"我們是戀人喔!"

真奇怪,明明對方是告白苦手,怎會說這麼甜蜜的話。

真奇怪,他……怎麼又想哭了……

"沒關係喔nino,你可以哭的,可以靠著我哭的。"

他哭得越來越兇了,抓住櫻井的手也越來越大力了。

"翔醬好き,大好き……"

一整天失落的心情被櫻井的幾句話一掃而空,現在的二宮只因櫻井的說話感覺更喜歡對方了。

明明上午因對方不接他的電話而心情低落,明明現在還因生病和高熱而不舒服,但現在的他卻只因櫻井在他身邊而感到安心。

這種安心感很快便傳至他全身,生病的疲累感也開始席捲全身。

二宮靜靜地閉上眼簾,把身子靠在櫻井身上,他感到身體浮了起來,又感到自己躺在軟軟的床上。

他向身旁伸出手,不久便摸到涼涼的體溫。

慢慢的移向櫻井,抱著他涼涼的身體。

因為對方過低的體溫皺了皺眉,卻想著自己正好可以溫暖對方。

那就抱著對方吧,一直到天亮。

想著明早也可以看到對方的面孔,二宮臉上的笑容更開心了。

再向櫻井靠近一點,張開眼睛看著櫻井溫柔又可愛的睡顏,二宮在櫻井臉上輕輕一吻。

‘只是看著對方的臉心情也會變好。’

‘明天一定會痊癒吧。’

二宮想著想著又把眼閉上

‘偶然生病一次也不錯吧。’

這種美好的心情讓二宮帶著甜美的笑容,慢慢的進入夢鄉……

评论(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