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破曉之時

嵐💙❤💚💛💜
這裏時之~學生黨,緩更
紅擔,微橙
翔右,all翔
如需簡體字版,請私信我~
「我深信,櫻井翔是愛著門把,同時又被門把愛著的!」

【ars/alls】相形見絀〖1-2〗

第一章—胡思亂想 02

門慢慢被打開,門外的人走進只有二宮和櫻井在的樂屋。

櫻井被嚇得全身僵直,身旁的二宮卻懶得理會,仍自顧自 的玩著,眼角也沒瞄門口一眼。

"哇……!" 進門的人嚇了一跳,不禁喊出了聲。

"二宮さん又黏著櫻井さん嗎……"

進來的人讓櫻井鬆了一口氣,卻令二宮不悅地皺地眉頭,更不斷向來人放眼刀。

是櫻井的經理人。

'太好了,如果是工作人員進來了,傳出什麼不好的謠言就麻煩了。如果是門把,雖然不擔心他們會傳出去但感覺會更麻煩……'

'切,沒想到是經理人。如果是工作人員進來了,只要說關係好就能解決,而且如果傳出什麼謠言又傳入那三人耳中,讓他們羡慕一下也好。如果是門把進來那更好,可以直接看到他們妒忌的樣子,我才可以感到翔醬是我的……但偏偏進來的竟然是經理人,又會保密又不會妒忌的的經理人……這個KY的電燈泡!'

這時兩人的心情大逆轉了,櫻井原本烏雲蓋頂的心情開始有一絲絲陽光照射,他用盡臉上所有部分,向經理人求救。

坐在他身邊的二宮雖沒看到櫻井的表情,但他大概也猜到櫻井在幹什麼,心情更不快,他也毫不掩飾,完全表露在面上,將不滿完全不保留的放向經理人,讓經理人冒了不少冷汗。

"鈴木さん,你是有什麼事找'我'嗎?"

"……"

面對櫻井充滿期待的眼神和求助的語氣,經理人很想立即大聲說'有',然後帶櫻井公主逃離二宮大魔王的魔掌,但當他打算開口說'有'時,卻感受到一股寒氣。

他看到坐在櫻井旁邊的二宮惡魔正用充滿殺氣和沒有感情的面容死瞪著他,使他把剛到口邊的說話全吞進肚子,連忙說了一聲'沒有'。

原本櫻井充滿期待的大眼睛即時黯淡下來,失去了色彩。雖然這讓人十分心疼,但經理人考慮到自己的人生安全,他還是不悔做出這個決定,畢竟得罪惡魔二宮大王實在太可怕了,而且妨礙二宮黏著櫻井簡直等於犯下彌天大罪,是要判死刑的。不要說以後如何在事務所立足,他甚至連要有活命回家的也近乎不可能。

為免再被二宮的眼刀刺傷,經理人決定走為上計,正當他轉身時……

"鈴木さん……"二宮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是!"經理人嚇得頓時直起身子,僵硬得像機械人的再轉身,看向二宮。

"有、有什麼事?"經理人一邊顫抖,一邊恭敬地問。

"你為什麼會進來的?"二宮冷冷的問。

也對啊,如果沒事,應該不會無緣無故進來……

"啊!對啊!忘記說了,因為工作人員出錯,節目錄影會睌約一小時才開始……我已發訊息給其他三人了。"

經理人戰戰兢兢地說完便像煙一般溜出去了。而樂屋裏,只留下臉色發白的櫻井和滿面笑容的二宮。

"就是說我們還有很長時間獨處呢,翔醬。"

二宮笑著跟櫻井說,可惜事與願違,樂屋的門又被打開了,是Leader和相葉さん。

"早安~~!咦?只有翔醬和nino在嗎?"相葉的大嗓門令二宮皺起眉頭。

"相葉さん~尼桑~"

"翔くん,早安……唔……還有nino"

"……早安。"

"Nino 又黏著翔醬!!我不許只有你們二人關係那麼好!!!我也要和翔醬黏在一起!!!!"

說罷,相葉便鑽到櫻井和二宮中間,硬要把二人分開。

"你幹嘛啦!aibaka!!"二宮一邊大叫,一邊大力打在相葉頭上。

"啊喲!好痛啊!nino ,你幹嘛這麼大力打我?!"相葉可憐兮兮的摸著頭上的痛處,幾乎眼泛淚光的旁在櫻井身上,向二宮抗議。

"你說什麼傻話啊?如果打你不痛,我為什麼要打你?"二宮一邊反著白眼扯開相葉,一邊說。

可相葉一動不動的黏著櫻井,二宮完全扯不動他。

"唉!算了。話說回來,leader 和相葉さん為什麼會這麼早來?經理人沒跟你們說錄影延遲了嗎?"

相葉露出疑惑的表情,而二宮則看了看大野,可他卻在發呆,沒有回應。

"大叔?"

大野這才回過神來,拿出手機看了看。

"啊。十分鐘前收到了,但現在才看到。"

"但十分鐘前我們也在路上了,收到也沒用啊。"

"嗯……"

大野看完便把手機收起了,但相葉還在抓住手機弄來弄去。

"真奇怪呀,我什麼也收不到……"

"可能因為你太笨,人家覺得傳給你也不會懂!"二宮為抗議相葉黏著他的翔醬,大聲數落著相葉。

一方,大野又開始發呆了,原本二宮也不打算理會,但他發現大野視線的前方是櫻井——他在盯著櫻井發呆。

他才不接受別人一直盯著他的櫻井看—雖然人還不是他的—他決定開口喚醒大野。

但相葉的聲音隨即響起。

"是嗎?但我最近好像一個訊息和電話也收不到,連經理人平時每早都有的morning call也沒有……他都抱怨我不聽他電話,但我真的收不到……"

相比起遠距離盯著他翔醬的大野,還是拉開黏著翔醬的相葉應較為優先。

"你該不會是忘了交月費,電話公司cut了你的網絡吧?"

"??什麼是月費???"

看著相葉頭上的一大堆問號,二宮更加印證了他的猜想,這笨蛋連月費也不知道是什麼,更不可能會知道要交了,。

"不會吧!你一個30代的人連要交月費也不知道?!你是怎樣生存到現在的?!"

"我也不知道,平時這些生活中的瑣事都是由經理人幫忙處理的……可能最近我又要拍劇,又有很多其他工作,他也忙得很,所以便忘記了……"

櫻井聽到相葉的話,表情立即又黯淡下來,難看了幾分,竹馬二人因為電話的吵鬧而沒注意到,但一直看著櫻井的大野卻沒漏看到櫻井表情的變化。

"翔くん……"

"相葉氏你真麻煩,我跟你去找你經理人問問!"

二宮說罷便拉著相葉走出去了,留下一臉失落的櫻井和一直盯著櫻井的大野。

大野見二人出去後,便走近櫻井,坐在他旁邊,一臉擔心的開口:

"翔くん?你沒事嗎?臉色很差喔。"

櫻井緊張地轉身看著大野

'不會吧,已經是第二個人這樣問我了,我真的表現得很明顯嗎?'

"我、我沒事的,尼桑,不用擔心。"

櫻井勉強地露出笑容,說著沒事,但也不知他是說給大野聽,還是說給自己聽。

大野看著強顏歡笑的櫻井,眉頭皺得更緊了,他見過這樣的櫻井,他露出這樣的表情一般是他在胡思亂想,大概又是在責備自己,或在自輕自賤。

大野知道櫻井倔強的很,他不會輕易跟旁人述說自己的煩惱,但他可是他尼桑喔!

櫻井在家是長子,在嵐又是團媽,在事務所又是無數後輩的大前輩,他根本沒機會向人耍賴、撒嬌。

所以他可是櫻井唯一可依靠的尼桑喔!

"沒關係的,翔くん。"

大野張開雙手,把櫻井抱進懷裏,讓他把下巴墊在他的肩膀上,又拍了拍櫻井的後腦。

"翔くん有煩惱可以跟我說喔,尼桑永遠也支持你!"

不知是大野的動作太窩心,還是大野的說話太溫暖,櫻井原本壓抑的情緒開始一滴一滴從眼中掉落,在大野的衣服上造成一片片的水漬。

櫻井抓住大野的衣角,正強忍淚水讓他不再掉下。

櫻井深呼吸了一下,大野知道他正在醞釀情緒,所以也不催促櫻井,只幫他順了順背,示意他不用心急。

但二宮這時衝進門內。

櫻井嚇得馬上推開大野,胡亂的抹去眼淚。大野則怪責似的看著二宮。

卻看到二宮充滿怒氣的眼神。

SK二人怒視了一會,二宮率先收起視線,壓下怒氣,盡力溫柔的對櫻井說:

"翔醬,相葉氏和他的經理人找你,你去一去吧。"

"好、好吧。"

櫻井哽咽地說,一邊擦著淚痕,一邊逃跑似的走出樂屋。

現在樂屋只餘下SK二人充滿火藥味的戰場。

T. B. C.

———————————————————————————

後話:

大家好!這裏是時之。

這一篇與門很有關係呢,每次到了關鍵時候也有人破門而入。

松潤還未出現呢,但下篇應該會出現了。

《相形見絀》的主題是翔哥哥與嵐的門把的交流,腦洞來自我的疑惑,也就是我為翔哥哥感到不甘的地方。

這一篇還未說到,但這一章——胡思亂想,就是翔哥哥的胡思亂想,也是我的胡思亂想(我只深切想去相信,這真的只是我胡思亂想

這一篇還是不清不楚,但接下來會慢慢交待。

最後,我只想表示,我是深信,櫻井翔,是被門把愛著的。

謝謝看到這裏的人,我們下篇再見(鞠躬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