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破曉之時

嵐💙❤💚💛💜
這裏時之~學生黨,緩更
紅擔,微橙
翔右,all翔
如需簡體字版,請私信我~
「我深信,櫻井翔是愛著門把,同時又被門把愛著的!」

【ars/alls】相形見絀〖1-3〗

第一章—胡思亂想 03

"你幹嘛啦!"

"這是我問你才對!大野智!你幹嘛抱著我的翔醬!"

"什麼你的翔醬?!翔くん才不是你的!!"

"你別轉移話題!你幹嘛抱著翔醬!"

"翔くん心情不好我才安慰一下他,你剛剛不也抱著他嗎?怎麼?只有你可以抱他我不可以?"

大野智難得的目露凶光,毫不畏懼的面對盛怒中的二宮和也。

其實大野知道二宮也察覺到櫻井最近心情低落,因為連最遲鈍的相葉也留意到了。

最近櫻井總是避著他們。

不和他們任何一人吃飯,不和他們聊天,不回覆群組訊息,私信他也只是'嗯'、'好'、'哦' 一字真語敷衍了事,甚至在樂屋也縮在一旁。

連團員們走近一點也會嚇一大跳。

四人從未見過如此怕人的櫻井翔,所以紛紛有點擔心。

但他們發現櫻井只有對著他們時才是這樣。

他仍可以自信地和工作人員討論,他仍可自若地和前後輩閒聊……

就是當門把走近他時,他的表情越來越不自然。

所以結論是,這個不正常的櫻井翔,只有在團員前才會出現。

對於這個不尋常的情況,四人都有不一樣的反應。

大野智打算先靜觀其變,畢竟他是leader ,又是最年長,和櫻井相處的時間又長,所以他絕對有信心,只要不強迫櫻井,讓他有多點時間整理思緒,他會向自己傾吐心事,那大野就可以抱著他,安慰他,最後順便抱得美人歸。

所以,大野採取的行動是,溫柔且無言的陪伴。

眼見櫻井快要在自己懷抱中卸下防備、除下偽裝的時候,誰知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唉,以櫻井要強的性格,以後要他防下戒心又要多花幾重功夫了……

"我知道翔醬心情不好,他最近也怪怪的。我也知道以他那麼要強的性格,他只可能向你示弱,跟你傾訴,依賴你……"

"那你還……!"

"我就是討厭你這種無所謂的性格!"

二宮和也有信心他是最了解櫻井翔的人。

他和櫻井是團內最聰明的,所以他們能一眼看穿對方。

雖然大野與櫻井認識最久,但二宮深信,關係深厚與否,不是由時間堆砌出來,所以認識時間的長短不代表一切,這個差距,他可以用努力去填補。

但櫻井對他的信任和依賴,這個差距,卻不由得他用努力去縮短。

因為實力太懸殊。

櫻井在工作上可以對他很信任,可以跟他很有默契。

這是他努力的成果,他無一刻不在觀察,不在留意身邊的事,所以他可以即時接到櫻井的梗,和身邊的人對上話。

櫻井對他和別人的溝通從不費心,所以他在節目上有什麼困難,無不第一時間看向二宮求助。

二宮對此自豪不已。

但他知道,櫻井私下最親大野。

有煩惱會跟大野說,有困難會下意識依賴大野,整天"尼桑~尼桑~"的叫著,甚至在節目上也不自覺地這樣叫。

但叫他就永遠只是"nino"

大野智明明就沒努力過!他只是仗著自己年長,只是一直把工作丟給櫻井,然後以此為由賴在他身邊。

大野只是一直在利用櫻井的溫柔。

……但二宮又何嘗不是。

"我怎會不知道他心情……我一直也看著他……"

"我問了他無數次,但他無不敷衍了事……"

"我只是擔心他,心疼他,我只是希望他稍為依靠我一些……但他終究只是對我強顏歡笑,說著什麼事也沒有……"

"所以我用行動表現我的不滿,我知道我在翔醬眼中只是個小孩子,哪怕我可以跟他一樣成熟的處理工作,但在他眼中,除了你,我們三人都是孩子。那我就用小孩子鬧彆扭的方式跟他抗議。"

"我別過頭的不理他,我不要他在我面前勉強自己,但我更不喜歡他不理我,所以我纏住他,不讓他走。"

"我努力了很久,才能讓他留下來,讓他在我面前除下一點點的面具。"

"憑什麼你只需說一句話就得到翔醬全盤信任……"

"你明明甚麼努力也沒付出過……"

甚麼努力也沒付出過……

這句說話直打進大野智的胸膛,打擊他的心臟。

他是個甚麼也不會的leader ,所以他的確仗著這點纏著櫻井,因為他們的地下隊長實在太優秀了。

他想,如果他努力一點,能幹一些,櫻井就不會再擔心他了。那他可能就會離他而去……

所以,他放棄作出一切的努力,為的就是留下櫻井。

但他沒想到有其他人就是為留下櫻井而不斷努力著。

"我也沒辦法呀……就只有我比翔くん年長……"

"你們即使變得多能幹翔くん也不會撇下你們,畢竟就如你剛所說的,他把你們當成小孩子。"

"無論你們變得有多耀眼,有多成熟,在他眼中,你們仍是需要受保護的孩子,所以他永遠對你們溫柔,把你們寵上天。"

"你們有著永遠不會失去的籌碼,就是你們年紀比他小,出生和入社也比他晚。"

"這些永遠也不會改變,所以你們可以肆無忌憚的成長。可以不用擔心成長後他不會再寵著你們。"

"你看,即使他最近避著我們,他仍沒有甩開你的手,只是無可奈何的笑著,任你抱著他的胳膊。"

"但我不一樣,我比他年長,又是leader,他不會像寵小孩子一樣寵我。"

"他會依賴我是因為我年長,可他溫柔待我、遷就我、照顧我卻不是因為我年長,而是因為的懦弱、無用。"

"我沒有你們那些籌碼……" 大野智低著頭,無奈的笑著。

"我不知道這樣會令你們難受,對不起……"他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到二宮旁邊。

"我不知道你那麼努力,對不起……"他輕輕的擁著二宮,像安慰孩子一般拍了拍他的背。

二宮原本繃緊的表情放鬆了下來,露出黯淡的神色,似乎對剛剛自己有點過份的語氣感到自責。

"我才該說對不起,leader,我不該向你發脾氣,不該因翔醬只依賴你而生悶氣。"

"沒關係,我知道你有多心疼他。但你也要知道,擔心他、緊張他的不只你,我們也一樣。"

大野鬆開了擁著二宮的雙手,看著二宮微微的笑。

看著大野慈祥的笑容,二宮也輕輕笑了,他自問不如大野寬宏大量,反而一言不合便吃醋,還鬧彆扭。

"我開始明白為什麼翔醬那麼信任和依賴你了,leader真的很溫柔呢……"

二宮自慚不如,有些慚愧的看著大野,可當他看到大野不解的表情,卻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輕拍一下大野的頭,看著下意識護著頭卻又在傻笑的大野,心想其實大野不像自己所說的沒用、靠不住,他是個很關心門把,很努力的leader。

'否則翔醬怎會那麼依賴你……'

二宮走到大野身後的沙發並坐下,看著臉上寫滿疑惑的大野,想還是別告訴他吧,他以後還是要跟他搶人的。

"但我想我們四人也該開心見誠談一次了,不只我和你,還有相葉さん和……門外站著的J。"

二宮和大野看著緩緩地被打開的門,外面的人走了進來。

門外站著的的確是松本潤。

——————————————————————————

先謝謝(鞠躬
松潤終於出場,結果只是最後出了一會,還一句話也沒說。
對不起各位紫擔和js/sj黨
話說翔哥哥也沒出場……

這篇說了很多呢,不知資訊量會不會過大呢。
但一切不明白的以後會交代。

這個人是學生黨,所以應該緩更🙇🙇

這個人廢話真多,還一篇比一篇多……(--〆)

好吧,廢話說完了,如果喜歡,請比個❤或留個言!
(>^ω^

我已經決定每篇說一遍:
「我相信櫻井翔是又愛著門把的同時,又被門把愛著的!」

我們下篇再見吧!

時之より

评论(8)

热度(46)